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第十九章
时间:2019-09-06

「亚一,说老实,可能你失忆太久忘记了,如果你要搞出一番事业,首先一点,你要早点结婚。


    有家庭,别人和你谈事情的时候都感觉你靠得住,而且,你也有拿得出手的交际工具。


    更何况你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这不行的。


    」「谢谢勇哥,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我露出一丝笑容,并对张勇点点头以示感谢。


    「我相信你,要找还是挺容易的。


    好了,你先坐一下,我看看颖芝去哪了。


    」张勇边说边下了车,此时车队还没有出发,毕竟婚车车队人多车多,要装运一些嫁妆,男男女女又在打闹,非折腾一阵不能启程。


    司机也是和车一起租的,现在也不知躲那抽烟去了。


    婚车上再无他人,让我有了可以稍作思索的时间和空间。


    刚才我向张勇略为说了一下未来的打算,他没有详问我的具体计划,却关心起我的婚事来,哈,或者是他妹妹今天出嫁的缘故吧。


    其实我又何尝没想过自己的事情,但这个世界性虽然随便,在情方面却必须专一,找女朋友说句老实话不难,但是,关系确定了就不能再换了。


    这种爱情的规则,不知应该骂一句愚昧,还是应该赞一句不渝。


    或者在以前的世界,爱是为了得到性,所以不能随便;而这里性俯拾即是,爱就反而看得更重了。


    而且,这里的性,我现在是玩得越来越爽,还越来越过份,但那毕竟是其他女人。


    扪心自问,如果是爱人,我真过得了自己那关吗?我暂时还真没有信心。


    忽然间,红色的娉婷身影又在车窗外经过,是颖芝,艰难包裹进礼服内的胸臀随着她不急不缓的步履阵阵颤动,尽显少妇的诱人风韵。


    我刚想摇下车窗打招呼,想不到张勇小步跑了过去,搂着自己妻子的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颖芝听到后表情有些惊讶,先望望我所在的那辆婚车,再和张勇交谈了几句,但还是被自己丈夫塞进了前边的一辆婚车内。


    正当我猜测这辆车是运载什么重要人物的时候,那位叔祖父满脸笑容踱着步走了过来,和张勇客气了几句,也钻进那辆车里边去了。


    开始还以为那位叔祖父因为年纪大了,不和年轻人一起食人间烟火,原来张家的嫂子他还是不会放过。


    张勇再跑了过来向我抱歉:「亚一,刚才他叔祖父说要在路上和颖芝好好聊聊,你也知道他毕竟是长辈,只有顺他的意。


    」「那里的话呀勇哥,当然是亲家的人重要。


    我懂的。


    」我连忙解释自己无所谓。


    「啊,对了,你刚才说的事,我一会介绍一个人给你,你可以和他商量一下,他虽然比较年轻,但和你一样满脸子各种想法,或者可以帮得上忙……」「勇!勇!叔祖父让你也上来!」张勇还没说完,颖芝又打开车门,探出头来招呼,看来叔祖父并不急色,确是有什么事情要和他们两夫妻商量。


    「嗯,那我过去了,亚一,一会有机会再聊!」张勇走了,现在这辆婚车上只有我一个人了!那么,会有谁上来了?我是否要憧憬个同车艳遇?「来啊,玥,这辆车上只有一个人了,我们上来吧。


    」正当我闭目养神的时候,车门被人拉开,我扭头看过去,第一眼就看到了饱满圆挺而且不断晃荡着的领口春光。


    上车的女子穿着一字肩白色上衣,露出两边锁骨,正弯着腰探头进来,因为她衣服的胸口很宽松,而且又没穿内衣,所以我一眼就看见了里边的秀拨峰峦。


    「不好意思,先生,这车没人吧,我和我男朋友可以坐上来吗。


    」女子微笑着对我说道,露出整齐洁白的贝齿。


    「请进!这辆车现在没人了。


    」我连忙向里边挪了一下,但心里嘀咕,这名女子刚才在上边好像没见过,而且她的衣着很普通,不像来参加婚礼。


    女子下身穿着的是黑色的半身裙,露出了纤细的小腿,脚上蹬着黑色高根凉鞋。


    坐好后,双腿自然并拢并稍向右侧倾斜,举起手轻轻理一下秀发,挺直腰身,让饱满的胸部曲线再显玲珑,双手下意识地放在大腿上,这姿势很像是经常受什么仪态训练。


    「哈哈,先生你一个人,肯定是婚礼上的贵宾吧,我们两位就打扰了,大家能同车也是缘份。


    」她男朋友也上了车,衣着更简单,就是白色t恤和褐色长裤,此男子同样也没在张宅见过,真是奇了怪了。


    男人很聪明,一看我的表情就明白了我的疑惑,刚把车门关上就解释说:「哈哈,这位大哥一定是奇怪刚才在勇哥家里没看见我们,都是你不好,搞得我们都迟到了!」「关我什么事,明明是你迟了来接我。


    」他女朋友却毫不示弱。


    「哈哈,还是那么爱顶嘴!这位大哥,我姓王,双名林圣,是勇哥的手下,平时和他关系挺好的。


    这位看上去挺贤惠挺迷人但对我凶巴巴的美女就是我女朋友,刘玥珺,是位空姐,不过她还在培训基地受训,没有正式开始上飞机实习,今天早上我先到培训基地去接她,结果搞到现在才到,还好,刚好赶上车队出发,不然我们要自己过去新房那边了。


    」这名女子原来是个准空姐,怪不得这坐姿……这里的空姐一直耳闻会有很贴身的服务,只不过现在并不在飞机上,可不可以成事了?王林圣长得挺斯文秀气,性格又开朗健谈,给我留下挺好的印象,但因为和他们还不熟,我介绍自己时只说是张芸芸和张勇的朋友,关于林嘉碧那边的事情一点儿也没说。


    「陈哥(王先生),幸会,幸会。


    」「别叫我王先生了,叫我林圣就可以了。


    」我们握了一下手客气了几句,随即王林圣拍拍自己女朋友的背,刘玥珺微笑着,挺直了上身,向着我稍微前倾了一下。


    这种礼仪,现在我太驾轻就熟了,先回一个微笑,右手探进领口,轻轻揉搓着刘小姐丰腴香软的双乳,准空姐微笑低头看看我的手,表情很陶醉于自己的身体让其他人欣赏亵玩,因为空姐就是这种工作性质,一心想着要让乘客玩得舒舒服服。


    她嫣红挺立的奶头真令人着迷,我用拇指和食指像捏着红宝石一样轻捏了几下,然后才把手收了回来,自然也称赞了几句。


    王林圣的表情非常满足于别人艳羡他美丽女朋友的胴体,可能这也是他找一个空姐当女友的原因吧。


    婚车司机总算把烟蒂扔了上来开车,整个车队缓缓启程,就在此时,我拿出了手机,看见上边还是没有消息,叹一口气,把手机放回裤袋里,耳边却听到了这对情侣的对话。


    「对了,我到现在也糊里糊涂的,这次结婚的是谁呀,你现在上司的妹妹?和你好复杂的关系。


    」刘玥珺这样说,也勾起了我的兴趣,我开始见王林圣姓王,还以为是王锐的亲人,现在看来不是。


    如果是张勇的同事,跑来参加他妹妹的婚礼?关系好像确是有点疏。


    「也不复杂吧,勇哥是我的主管,我进入公司后就和他成了挺好的朋友,这次他妹妹结婚,我就过来凑凑热闹,哈哈。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


    」刘玥珺斜了一眼,表情一副鄙夷,王林圣没回什么,只是笑,用手搂搂自己女朋友,以示讨好。


    明显因为我这个外人在,他们有些话没有直接说出来。


    但说老实他们能不能参加婚礼,我又何必多事。


    「你爸不会来吧?」刘玥珺忽然继续问道。


    「他?他怎么会来,昨天晚上又带我姐出去了,去林叔叔那边,又要搞父女联谊了。


    」林叔叔?父女联谊?刘玥珺哼哼了两声,说道:「以后我也要成为你们王家联欢的其中一件工具了?」「什么工具那么难听,你是王家的媳妇呀。


    不过,既然入了王家,义务肯定要承担的,尤其我们家,你也懂。


    就好像我今天带你过来,其中一样就是让你实习一下。


    所以,玥珺,我现在要看看你受训得怎么样了,你是不是有在狭窄的飞机坐舱做爱的教程?」「有呀,飞机上空间比较窄,尤其是经济舱,为了满足乘客的性需要,我们是有这个课程的。


    」「我看这车上的位置也挺像经济舱的,宝贝,你要不和陈哥在后座上做一次?陈哥你别推辞,我就当让她练习一下,她也快去正规航班实习了。


    来,宝贝,我以男朋友的名义,按正规的套路来。


    」我一阵惊喜,那会推搪,果然是人逢喜事,想不到居然有机会搞一名准空姐。


    刘玥珺先把身子向着我坐侧一些,含笑点点头,说道:「先生,您好,我是芙蓉航空机舱乘务员刘玥珺,现在我为你提供性欲服务,请你坐在位置上不要动。


    我先为你提供口交服务。


    」说句老实,今天也是憋得辛苦。


    嗯,准确点说,有哪天是憋得不辛苦。


    「哗,啧啧,玥,你实习的时候有碰过这种尺寸的吗?」刘玥珺手势相当柔和地掏出了我的阳具,王林圣看见后,怪笑着问道。


    「当然见过,模型或者真人都试过,确实是比平均尺寸要大一圈,和你的更加没得比。


    」刘玥珺说完弯下腰,先伸出舌头在我的包皮外边扫了几下,让我舒服得不禁轻轻呻吟。


    然后轻启檀口,先把龟头部位含进去,牙齿非常轻巧地啃磨着上边的嫩肉,我开始感觉头顶一阵眩晕。


    「哈哈,我很期待你一会儿的浪样,进去吧,来,慢慢来。


    」说着,刘玥珺的头被他按下去,我的阳具长驱直进,居然完全没有任何擦碰,可见她的口交技术确实很出色,肉棒的上半部分刚刚进入口中,刘小姐立刻闭拢双唇。


    然后,准空姐的饱满香腮就开始上上下下地起伏。


    在颠簸行驶的汽车上口交,那倒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开车的司机也不断扭头过来,比划手势又或者干脆拿出手机拍摄,反正婚车队速度慢,不用担心行车安全。


    王林圣很会玩,他手按着刘玥珺的后脑,使她无法自由地摆动脑袋,这样就只能靠摆动腰臀来进行动作,刘玥珺口中呼出的气息冲击着阴毛,那种麻麻痒痒的感觉,更令人欲罢不能。


    「你这小浪蹄子,就是男人的最好玩物,我现在和你说,你已经内定了要去头等舱,戴叔叔和我说,你各项成绩都很优秀了,高兴吗?」王林圣说着拉起了刘玥珺的衣服,她的双乳就在我腹与腿上边跳动着,我探出一只手,用手心轻轻弹着她傲然挺立的奶头,每弹几下,再来个五指并拢抓奶手。


    另外一只手则抚摸她的背,偶然一眼看见半身裙的搭链在后边,由于臀部不断地起伏着,裙带都有些松了,看见里边黑色的蕾丝内裤。


    心念一动,干脆帮她解开裙链,让她的束缚松开,再探手进去,摸着她挺翘松软的粉臀,顺着每一下的翘伏,每一下唇舌喉咙的缠绵,恶作剧般拍打了起来。


    「驾,驾,驾,加油!加油!」这股力度也随着她身体的颤动回馈到温暖小口内的阴茎上,一个圆满的闭环!当快感充盈脑门,龟头也已经顶入了她的喉咙深处。


    终于,刘玥珺也感觉到从阴茎上传来的澎湃之力,马上把我的阴茎吐出一些,只是含着龟头的部位,舌头在马眼上打着圈圈,我那受得了这种刺激?无限的激流一下就奔涌进入她的口中。


    「啊……空姐果然好棒的口功!」我脑内一片空灵,魂魄都出了窍。


    在精液射尽之后,想不到刘小姐「咕噜」一声,将满口差不多溢出来的精液一下全吞了下去,这还不止,软糯的香舌还扫荡着我的龟头,舔干净包皮里外,把所有残精都一扫而光,这下我真是舒服得直打哆嗦了。


    「先生,这次口交你满意吗?相信也为你扫除了旅程的疲惫,请问你现在还需要什么服务了?」重新抬起头的准空姐,微笑娇俏依照,只是额头沁出了密密的汗,脸颊通红,而嘴角还有些闪亮亮的液体。


    「哈哈,当然满意!那小嘴,我差点就要喷第二次了。


    刘小姐,你在飞机上也要为每一位乘客服务吗?」「如果头等舱肯定是,其他乘客也可以在上飞机前预订性服务,但要加钱,另外,也不是所有申请都会同意,要看飞行时间和乘客的飞行里数由系统分配。


    长途十几个小时的航班,每一位空乘要为十名左右乘客提供服务,短途个把小时的可能就一两个了。


    如果是航空公司的高级vip客户,还可以在平时预约空姐去进行陪护服务。


    」「哈哈,但我相信你最令乘客销魂的,应该不止嘴巴吧。


    」「陈哥说得好,宝贝休息够了没有,接下来,轮到你的小穴了。


    」刘玥珺轻轻跨坐在我身上,滴着蜜液的穴口小心翼翼地把龟头纳入,随着身体的深入,阴道里边的褶皱一下子就紧紧吸吮住整条阴茎,还不来得及赞叹,她又轻轻抬起身体,浸染着晶莹淫水的鸡巴又慢慢露了出来,待龟头离开了,她再次缓缓坐下,这次是一次尽根而入……我也借助坐椅的弹性开始套弄着那淫热多汁的小穴,她的腰也再次开始了有节


    奏的律动……现在的一切全由我的肉棒所掌控,因为车内的高度确实有限,她稍为弯低了一下腰,方便动作,但这样一来,双乳之间就有了更大的空间,可以让我的头完全放进去,一下乳香袭人。


    我的手则托着她的软臀,感受着手掌与臂弯处臀浪一下一下的拍打。


    「哈哈,好暖好热的小穴呀,就算现在不在飞机上,我也可以将你抛上云端……」「啊……嗯……我要飞了……我要飞了……好棒……好棒……啊……大鸡巴……啊……」她的叫声很娇柔,在这种姿势下,还在不断地扭动屁股增强你的快感……汽车内都是跨部与屁股撞击的啪啪声……还有玥珺的呻吟声,一边的王林圣却倚着车门,静静地欣赏自己女朋友的淫态,时不时伸手摸摸她的娇躯。


    「宝贝,你这个淫贱种子,做空姐真是没浪费你,每一次都让人操得不行。


    」「嗯,操得不行,我不行了……我要让人操,从第一排操到最后一排……看那个乘客的鸡巴大!……每个乘客都要操我!……嗯!我要帮机长舔鸡巴!……在驾驶位上让人操!我要……我要……」「哈哈哈,刘空姐,我现在就是机长,本机长要先把你干翻!」「嗯……快了……快了……我上天了……啊……我要飞了……我要飞了」婚车队终于迤逦驶进汇喜社区,我们也一起上了天,我紧紧抱着她,一起在云端感受着对方胴体的温热。


    等我缓过神来,我将她轻轻抱回王林圣的怀中。


    「刘小姐你以后在那个航班,记得通知我,我一定要在飞机上好好再玩你一次!头等舱最好!哈哈。


    」刘玥珺却没有理我,而是相当焦急地在自己男朋友怀里撒娇道:「你刚才说我去头等舱是真的?」「我骗你干嘛,戴叔叔是我爸的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宝贝,是不是要多谢一下我,刚才一直冷落自己男朋友了,我忍得好辛苦了,现在要好好补偿一下。


    」车队在路边依次停下,我下车的时候,刘玥珺还在自己男朋友的鸡巴上起伏着。


    颖芝所乘的那辆婚车还是停在前边,只不过她下车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倒整齐,观察她容貌也无特别之处。


    我瞟了一眼,车上张勇还在和那个叔祖父热络地聊着。


    「那个叔祖父一路上商量,说想我去他的书法馆当助理,还说可以教我书法绘画什么的,不过我兴趣不大。


    」「哦?他该不会是……看上你……」「你猜对了,哪有那么好的事,他是想我去当幽墨。


    」颖芝说的时候,皱皱眉,轻轻摇摇头。


    「啊!这老头真会选人呀!嫂子你水那么多!只不过他这年纪还干得动吗?」听我这样说,颖芝忍不住也笑了出来:「其实我也有点想去,因为我在家里也太无聊了。


    亚一,我们等等,先让王锐和芸芸他们上去,这里你应该认得吧,隔壁再过几栋就是我和张勇的家了。


    」我点点头,他们的家,我始终是有着奇妙的感觉在里边。


    「说起来,我很想再和嫂子玩一次奶炮了,不知一会婚宴上,有没有时间了。


    」「现在还真不知道了,」颖芝明眸中波光流动,嘴角的曲线透出浓浓的春意,「不过到时你别老想着那些伴娘姐妹贪新鲜就行了。


    」「一定,玩生不如玩熟嘛。


    」其他婚车下来的人多数也是衣衫不整,有些女的甚至下了车才穿上衣服。


    刘缎继续撑起红色喜伞,王锐捧着包裹着张芸芸的毛毯和伴郎伴娘先上了电梯,毕竟电梯空间有限,我们都要分批上去。


    轮到我上去了,本来以为新房门前会是一片的热闹吵杂,想不到电梯门一打开,现场却是一片的安静,甚至可以说一片的严肃。


    张芸芸身上的毛毯此时已经打开,全身还是一丝不挂,只是颈项上被套了一个银圈,银圈前边缚了一条绳链,而王锐正牵着这条绳链,也等于牵着自己的妻子,走在前边,其他所有人全部跟在后边,不敢超过。


    这又在玩什么仪式?王锐先来到第一户人家面前,停下来敲门,那家住户自然也是夫妻,其中的丈夫开门探出头来,王锐马上说:「街坊您好,我们是隔壁f单元的夫妻,今天举行婚礼,这位就是我的妻子,现在我带过来,请邻居享用她的身体。


    大家街坊邻里,以后多多照顾。


    」「哈哈,客气了,盛情我心领了,尊夫人我也不忙于今天,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收下吧。


    」那个男人倒没有动作,只是拿出看来早已准备好的红包,王锐连忙让伴郎送上一份礼物。


    两人再客气几句今天晚上去参加婚宴,有时间一定过来操一下你老婆一类的。


    张芸芸接着就被牵去下一户……「这是新妇游街,因为我们在城市,仪式已经简化,只在同一楼层邻居间游游就算了,如果在乡下农村,新妇进门先在祠堂拜祖宗,然后让自己老公牵着沿着全村一户一户地拜访,请全村每一户人都享受她的身体,最后才回到新居。


    如果村大,有时候可以搞一个下午。


    」我身边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婶母辈向身边几个晚辈解释,大家听得频频点头,包括我在内。


    「那如果村里人多,新妇那受得了呀!」一个晚辈发问。


    「如果确实不行,可以由伴娘代替,让新娘休息一阵,但事后新娘还是要回来这家人补上这一次。


    现在仪式不单简化,也不需要每一户都操过新妇了,送红包就算了。


    可惜呀,这都是民俗呀!」这层总共有6户,有一户还没入住,其余4户,有3户同样只是给红包意思一下就算了。


    只有一户那个男主人循古礼,把张芸芸拉过去,用自己黑粗的鸡巴狠肏了今天的新娘子。


    游街仪式总算完成,新房的大门洞开,一个红漆金描的神龛相当醒目地放了在新房中央,里边供着王家祖宗神主牌和……硕大的一条神根,如果我不是在根场里见识过,现在肯定忍不住要窃笑。


    而张芸芸走到新房门前,却停留在门槛外边,没有进去。


    「新妇从娘家是要赤条条的走,到夫家要赤条条地进去,向神主牌下拜并让祖先操过后,才算入门。


    」刚才那个婶母辈继续低声向几个后辈解释,后辈继续颇颇点头。


    并让祖先操过?怎么操?这也太有难度了吧。


    神龛旁边自然已经围满了夫家的亲人,但门外门内的人同样都保持安静。


    一位身穿暗红色长裙的中年女人走了出来,说道:「新妇张芸芸,请进门拜祖先吧。


    」「好的婆婆,新妇遵命!」张芸芸恭恭敬敬地走到神龛前,双膝跪下,将自己的身材在牌位前展现,一边的王母递过香,张芸芸上完香并磕头,磕完头后直起上身,抬起头看着婆婆。


    王母转身对着神龛鞠躬行礼,口中吟诵道:「新妇张芸芸向先祖献体,请先祖赏鉴!」王母说完,张芸芸已经换了姿势,在牌位前打开大腿蹲坐,将自己阴穴对着牌位。


    和我那时候在根所里看见的祭拜神根的模样一样。


    王母在神龛上取下那条神根,看上去是用软玉或者类似质地的东西做的,尺寸比起我最粗的时候还粗一些,张芸芸也把大腿张得更开,幽穴溪口尽现,看着自己婆婆把这条东西插了进去,只保留了外边雕刻着两颗睾丸的那一截。


    张芸芸很快眼神一变,表情迅速潮红,眼中尽是迷离,口中自然克制不能,「啊」地大叫出来……「啊……好……动得好厉害……天……婆婆……这东西……好强呀……王锐……我不行了……啊……」这东东居然如此厉害?不单是我,在场不少晚辈都吓了一跳。


    「祖先来了!」王母大声说了一句,随后,她和王父,还有王锐三个人就在张芸芸身后跪倒下拜。


    而张芸芸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了,整个人彻底瘫在地上,双腿不断地张合乱蹬,我们都可以看见插在她下体内的神根正在剧烈地震动,而她胸前的一对丰乳同时也在有规律地抖动着,就像被什么人尽情地按揉玩弄着。


    原来这东西就像以前世界的自慰棒一样!我之前也听大小姐说过,结婚的时候代表祖先肏新妇,原来是这样!而且看来机关很特别,不单可以在阴道里震动和抽插,还可以将震动波束传到上身,让乳房也像被人大力揉搓一样颤动,让女性高潮不断。


    「啊……快停……不行了……受不了了……刘缎,还有小白过来……帮帮我……啊……帮帮我……谁过来都行……啊……婆婆……你想搞死媳妇吗……」张芸芸已经让高潮弄得神智不清了,伴娘现在又怎能帮她?刘缎和小白估计自己都受不了,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其他女生,因为婚礼的缘故坚持站着,但有些面色潮红,呼吸急促,估计下体幽泉都开始出水了,空气中也弥漫着女体发烫之后的氤氲体香。


    「祖先看来很喜欢新妇呀,哈哈,王家有福了。


    」几个年纪大的长辈开始互相恭喜。


    终于,神根的震动缓缓结束,张芸芸通体泛红,躺在地上不住地喘气,王母取出饱餐淫水的神根,重新供奉在神龛上,刘缎和小白此时才上去扶起新妇,扶入新房的床上稍事休息,几个女眷也进去陪着。


    身边的人都一下子放松了,几个男人把神龛搬回原来的墙边,男女家的亲戚还在互相恭喜,我知道,在男家的仪式此时也算结束了。


    现在时间是下午1点左右,在场的各位可以暂时自由活动,又或者自由地找个地方活塞运动,用肉制神根祭祖。


    当然,不要在客厅里,因为长辈们还要一个安静闲聊的地方。


    有事情的也可以暂时告辞离开,等到晚上婚宴再聚。


    我解决鸡巴的要求倒不是太强烈,毕竟车上搞了两次,倒是肚子的问题要解决。


    男家自然准备了瓜果点心汤圆,但亲友团和亲戚自己吃都不太够,我就想着向张罗婚礼的新大舅爷说一下,自己先下去吃个饭。


    「亚一,你先别忙,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刚才和你说的……咦,你们见过了?」张勇要向我介绍的人,俨然就是和我同一辆车前来的王林圣。


    「哈哈,怪不得那么一表人才,勇哥的朋友就是厉害……」我和王林圣再握手寒暄,但心底却犯起了嘀咕,这位不是张勇的属下吗?怎么张勇说他可以有能力帮助我?「勇哥,你现在暂时没什么事吧,她们女的有自己的事情,哈哈。


    不如我们仨先下去餐厅吃个饭,顺便好好聊聊。


    」我还在犹豫,想不到张勇已经一口答应了,还拍拍我的肩膀,拉着我就走。


    好吧,姑且也谈一谈。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我,张勇,王林圣在楼下的一间餐厅内,吃着简单的午饭,我大致说了创业计划的框架,但没有详谈,因为第一,我和王林圣只是初识,我不知道他的人品到底如何,就算有张勇介绍,我也不可能急着将一切想法和盘托出。


    另外第二点,虽然希望不大,但大小姐那边还没有最后的消息,我现在不能急于找下一手的投资。


    张勇他没说什么,毕竟隔行如隔山,反而是王林圣显得相当感兴趣,可能因为年轻,最后还问了我几个问题,角度都很深入和直接了断。


    「亚一哥你的想法很有意思,今天不巧有喜事要办,我们一定要再找个时间见面详谈,哈哈,我们先留个联系方式吧。


    」于是,趁着他去洗手间的机会,我问张勇。


    「这位王林圣是什么人?他真的是你下属吗?」张勇的性格比较直,所以我单刀直入。


    「怎么说了,现在还是,将来就肯定不是了。


    」张勇有些意味深长地点头笑道。


    张勇给我的印象完全不是这种会卖关子的人,忽然间,电光火石之中,我把之前了解的一些情况串了起来,试探性地问道。


    「你们集团大老板,不是也姓王吗?那么……」张勇没回答,只是看着我,但从他眼神中看得出,他默认了。


    张芸芸那天在餐厅里对我说的话,尤其刚刚在车上,王林圣对自己女朋友说的话,又重新萦绕在我耳边。


    我没说话,低头,沉默,心中一阵的波涛翻滚,动作都有些不知所措了,甚至拿起了放在餐桌上的烟盒——这是王林圣刚才掏出来的,从里边拿出一只烟,但抽出一大半,又重新放回烟盒内,反复了几次。


    直到我看见张勇惊讶的神情,才回过神来。


    「那么,勇哥,我们什么时候去婚宴现场?」因为王张两家都不是大户,所以婚宴只是租了酒店的一个小宴会厅,摆得下十几桌而已。


    除此之外,自然少不了新郎新娘的化妆室和更衣休息室,另外,酒店还给前来布置现场的亲友团们提供了一个小型休息室,里边有沙发茶几什么的,还堆放着婚宴上要用的各种道具。


    这个休息室也让无论是兄弟还是姐妹,都有一个可以交流感情和交流体液的地方。


    但现在这地方却有些狼籍,本来放好的五颜六色气球丢了一地,一个装饮用水的纸箱也倾侧了,里边的水到处乱滚。


    而在休息室门口,三四个姐妹团的人在探头张望,个个目瞪口呆


    「这人怎么了?!一进来就要硬上……」「现在是休息时间,大家布置场地都累了……要搞也等晚上呀。


    」「你认识他吗?好像是女家的人……」此时,走廊传来「硌硌硌」的高跟鞋奔跑声,颖芝跑了过来,因为新鞋不合脚,还踉跄了几步,她现在身上并无任何礼服,穿着白色衫衣,下身却只穿着黑色的小三角内裤——衫衣下摆刚好把内裤盖住,光洁的长腿完全露了出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颖芝瞧瞧里边,花容都有些失色,连忙分开人群跑了进来,大声叫:「亚一,你在干什么!」我完全听不到她的叫声,此时正死死抱着一个姐妹——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谁,紧紧压在身下,完全不管她还在不断地哭叫,狠狠地用鸡巴在小穴里捣腾着。


    她还在不断乱蹬的脚丫旁边就是被我硬扯下来的伴娘裙。


    「呜呜呜……不要……不要那么猛……我又不认识你……呜呜呜……你想捅死我吗?」「哈哈,你们女人不是随便让人玩的吗?我兴起上来就要玩一个,挣扎什么!来,试试我的大鸡巴!」我口中喃喃地说着,我猜现在的脸色肯定很吓人。


    「呜呜呜……救命呀……」「他这样多久了?」颖芝问道。


    「大半个小时了,他刚才在走廊操了一个酒店的职员,进来后,汝姐在房间清点着道具,他一声不响就直接撕掉裙子就干,汝姐不断地大叫,刚才小娟进来想制止,他又把小娟干翻了。


    」「芸姐嫂子,不是说操我们不行,但这男人,太吓人了!」「行,我知道了,我进去劝劝。


    」「亚一!亚一!你怎么了,别这样!」一双手搭上了我的肩,拼命摇着,在头脑的震动中,我清醒了一些,看看身下女人的死鱼表情——她白眼都翻了出来,甚至「呜呜」地带着哭腔,我忽然间一股愧疚涌上心头,动作也缓缓停了下来。


    那个女人乘机手脚并用地爬走,而我缓缓站了起来,那对纤手把我的身体翻转过来。


    看着颖芝的表情,我总算挤出了一丝笑容。


    「嫂子,你怎么来了?」「亚一,我听见她们喊,马上就过来了,勇他们马上就到,你到底怎么了?」我没说话,低头看着颖芝,她明显是刚和其他男人做完,香汗沁出,两颊绯红。


    身上的不知是水还是汗,还把那件衬衣弄得湿漉漉的半透明,甚至扭扣都扣错了几个,圆挺的酥胸因为刚才动作比较大,还在一弹一弹的颤动,大腿根的「幽泉」内外荡漾着水光。


    「我没事,就是忽然很想操几个女人乐一下,嫂子,你现在很漂亮了,我想玩你了。


    」胸中的那团火忽然间又炽热了起来,说着,我淫笑着伸出手,「嗤」一下把她胸前的衬衣撕开,因为力度太大,上边的银色钮扣一下四处乱飞,外边围观的人也同时尖叫了起来。


    「哈哈,嫂子,我很喜欢这样玩你的胸,衣服裂开的时候奶子很有弹性。


    嗯,比起大小姐来说还是差了些。


    你不是说要让我打奶炮吗?」说完,我一下拦腰抱住颖芝,把她整个人放倒在沙发上。


    颖芝自然不会有什么抗拒,她眼神透着无奈,甚至还有几分的害怕。


    我一下把她仅剩的内裤扯成破布,抬起她一边大腿,对着还是水光莹莹的嫩穴,挺枪就刺!「啊!亚一……你……你不是说要奶炮……啊……天……你好粗……慢点亚一……」我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一点也没有,身体像按了加速键一样一下快似一下地猛抽狠送,颖芝的眼神中害怕的神色更甚,但少妇的经验还是比那些年纪轻的姐妹们好,她变换着姿势承受我那条神根,也很快地进入了状态,杏眼之中流转着迷蒙的水光,本来已经绯红的粉脸,此刻更显娇艳。


    「好强,比那老头好多了,啊嗯……继续……亚一继续……嫂子让你操死了……啊……快来……干我……干部我……」开始的时候,颖芝还在喃喃地说着话。


    渐渐地,颖芝嘴中已经说不出什么了,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我的动作辐度很大,每一下抽插,都带给她近乎撕裂的快感,但颖芝的俏脸告诉我,她仍然是甘之若饴,那对奶子更是抖得如同上午插着祖先神根时的张芸芸,我呆呆地望着中间的那个深谷,那是最好的炮架子。


    「来,嫂子,我要来个奶炮!」在她喷潮之后,我把鸡巴拨了出来,放到她的乳沟里边,昂藏的鸡巴差不多顶到了她的下巴。


    颖芝虽然还在高潮的余韵当中,但还是用双手将两边奶子聚拢起来,不断反复揉着大肉棒,本来就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肉棒,终于按捺不住爆发了。


    「啊……好爽……嫂子……好玩不过嫂子……啊……真没说错……」「嗯……啊……好烫……啊……你就会……欺负嫂子……啊……别射我这里……」精囊倾尽,龟头带着射精后的残余快感,我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胸中的炽火也完全消散,我摇摇头,看见颖芝整个下巴和俏颈都是精液,有几缕还射在她鼻孔和嘴唇上边,她正抬起手擦拭。


    「对不起,嫂子……我……」还没说完,因为全身确实搞得太累也太疲倦,眼皮一沉,整个人翻到一边就睡死了过去。


    「颖芝你没事吧?亚一是怎么了!」「我没事,你扶他去休息一下吧,我去洗洗!」「好,来,我们把他抬到隔壁去!还有,拿上衣服。


    」我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脸被人用巴掌不断地拍打,我才迷迷糊糊地挣开眼睛,是张勇,刚才发生的一切一古脑全拥了上来,我自己回想也有些吓着了。


    「啊,勇哥,是你,怎么了,哦,对了,颖芝她没事吧?」「颖芝能有什么事,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了,婚宴快开始了,招呼你过去。


    」「好的,谢谢勇哥。


    是了,对不起勇哥,我刚才也不知道自己干嘛了!」「亚一,你中午的时候还好好的呀,可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吗?」我沉默了一阵,张勇以为我脑子还不清醒,于是就说道:「算了,别想那么多了,我先出去了,衣服在那边,你的位置在第5桌,就在和你同一辆车的王林圣旁边。


    」「好,我穿好衣服马上出来!对了……大小姐她……来了吗?」「大小姐?还没了,芸芸和王锐还在门口等着,也不知林雄他来不来。


    」「好的,我马上出来。


    」临出来之前,我还是习惯性地看看手机,还是一片空白。


    宴会厅现在已经是满厅的宾客,一片热闹而低沉的说话声,因为是宴会时间,所以大家也很安份等待上菜仪式开始。


    我看见主桌上的张芸芸家人,但王锐和张芸芸却不在,估计还在门口等待林雄。


    而旁边的另外一桌主桌上,还空了四个位置。


    我找到了第5桌,果然看见王林圣和他女朋友,他们还是刚才的那身衣服,只不过刘玥珺披了一件红色的丝巾披肩,显出了几分贵气。


    王林圣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忽然,我听到了周围众人的一阵感叹,不少人像被捏着颈一样抬起头向着门口张望,刘玥珺则露出惊讶的神色,说:「你爸怎么来了,啊,那个女的是谁?」我也看见张勇急匆匆拉着颖芝跑了去宴会厅门口,表情也相当讶异。


    王锐两夫妻热情地和一五十多岁年纪的中年人聊着什么,那个人的手也放在张芸芸的胸上。


    众人目光的焦点,并不是这个中年人,而是他带过来的女子。


    她身材比张芸芸还要高,秀眉微微皱起,长睫毛下黑白分明的星眸,如同大海一样深邃。


    高挺的鼻梁两边的面颊还带着红晕,丰盈的嘴唇带着一泓的浅笑。


    秀发如瀑,宛如一匹黑色的锦缎,五彩眩目。


    而从她的颈部以下,直到脚丫,再无寸缕!酥胸柳腰隆臀,藕臂葱指削肩,直腿白踝秀足,丰姿冶丽,白璧无瑕,比起今天新娘子还要出众的身材,完整无缺地展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她很欣喜地和张芸芸拥抱,两人拉着手热聊着,即使张芸芸略略有些尴尬。


    「那个是林世伯的大女儿呀,啊,我爸又要了她过来玩几天了?为什么带过来婚宴这里?不用问我姐现在又在陪林世伯了吧。


    来,老头子来了,不能不出去问候两句,玥珺跟上。


    」身边的人都在啧啧称赞林嘉碧的身材,也在艳羡这个中年人可以玩这么好的女人。


    当然,今天毕竟是婚宴,所有男人的鸡儿都梆硬,等待着可不可以一亲芳泽。


    只是没有人看到我现在的模样。


    我整个人不住地发抖。


    她可以随时当一个玩物,甚至带到了你的面前!身边的所有人都无所谓,她自己更无所谓,还在笑!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以为我已经过了这关,看着她扫街,也看着她去慰劳工人!看着她被父亲玩弄!但今天,我终于知道,我还是过不了她的那一关!——下一章的主角将会截然不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