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世界旅行
时间:2019-09-07

我在一家国际知名的杂志工作五年多了,我们的杂志专门报导一些有趣的人物、地方和事情和照片、故事,而工的工作是摄影师。


一年之前,有些落后国家为了财政的问题,希望我们去采访他们当地的风土民情,不过条件是我们得拿些东西去交换。




我们打算送他们些小东西,像是糖果和玩具什么的,用来给他们的儿童玩,不过他们不喜欢,他们的人民都是吃一些树皮、生肉什么的,而且他们的儿童连玩具是什么也搞不清楚,送这些东西一点用也没有,搞不好还会弄巧成拙,于是我想到了一个绝佳的点子,要是我们把人道援助改成医疗援助呢?




所有的同仁都觉得我这个点子棒透了,经过和这些家的领导人连络过后,他们也觉得这个方式不错,也因为如此,我老婆加入了这个计划。




她是个刚毕业的护士,她本来想再进修去做医生的,但是她认为这个计划对她的将来很有帮助,所以她立刻加入我的公司,做我的助理,我们这支探险队就这么成立了。




我的队员里有一个导游,负责我们当地的食宿和一些杂事,我负责做文字记者和摄影师,我婆就负责抽血和捡验,看看是不是会有什么遗传性的疾病和传染病。




不过今年的情况和以往不同,世界经清都不景气,我们的计划也受到影响,公司也进行裁员,总编辑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我坐在他面前,等待他的决定。




「我知道你进公司很久了,而且你一直很有贡献,但是……」他停了一会,我知道接下来他要说什么,他继续说道:「不过公司的预算缩减了,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来证明你对公司的价值。」




嗯,事情还是有转机的,我这么想。










「非洲有一个部落,还没被任何媒体或学术单位报导过,他们一直拒绝被采访,你有兴趣吗?」


「开什么玩笑,我当然有兴趣!」




「公司现在情况不好,所以我只能负责送你和你老婆过去,怎么让他们接受你的采访就是你的事了,你还有兴趣要接吗?」




「没问题,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想在他改变主意前离开他的办公室。




「我知道你会拖的,所以我已经帮你们把机票给订好了,两天之后出发,导游会在机场接你们,送你们去旅馆,再带你们去那个部落,他还可以做你们的翻译。」




我站了起来,伸出我的手。




「谢谢,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别给自己太多压力,不过整个杂志社就靠你了,我知道你办得到的。」




我走出他的办公室,好像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也许其中有些人以为我被开除了,有些人知道他们的工作都倚靠在我身上,我直接走到我老婆的办公桌前。




「起来吧,收拾你的东西。」




我老婆什么也没问,开始收东西,接着随我走到电梯前。




「发生什么事了?」她担心地问道。




这时电梯门开了,她和我走进电梯。




那天晚上吃晚餐时,我才告诉她整件事,因为我不想吓到她。




「我就知道,总编不会开除我们的!」




「就只有我们两个?我们能办到吗?」




「我们当然办得到,只是得更努力而已。」




「我支援你,你做什么事我都会协助你的!」




*** *** ***




第二天,我们忙着准备行李,忙了一整天,总算所有的事情都就绪了,第二天,我们飞越重洋到非洲,在一个我们从未到过的地方着陆,再换一架小飞机,飞到一个离那个部落最近的机场。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黑人在机场接我们,我老婆很亲切地和他握手,她一直对黑人有着某一种程度的好感,那黑人说我们的导游有点事情,明天才会来,他先送我们去旅馆,经过一小时的路程后到了下榻处,他帮我们下了行李就开车走了。




这个旅馆还不错,而且前台的接待员中还有一个人会说中文,他把房间的钥匙给我们,还说我们的导游会在明天早上八点在大厅等。这个安排不错,我们可以有点时间好好休息,我和老婆进了房间,洗了个澡就躺在大床上。




「刚才那个司机蛮可爱的,对不对?」我老婆说道,她的手在我的胸前轻抚着。




「我又不注意男人,那是你的事。」我笑着道。




她轻轻地吻着我的胸膛,慢慢地往下吻着我的肚子,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也知道她在想什么










「也许我该叫他进来房间,」我笑道: 「他如果来了,你要怎么做?」


「就这样做!」她淘气地笑道。




她低下头含住我硬如坚石的鸡巴,熟练地吹起箫来,她很喜欢含住鸡巴的感觉,有时候我觉得她喜欢口交胜过性交,不过她不喜欢精液的味道,她从不把精液吃下去,总是吐在我的老二上,再轻轻地抚摸,这一次也不例外,当她把我射出的精液抹在我的老二上后,我们就相拥而眠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一早就起床了,我穿好衣服,告诉我老婆我先去大厅和导游见面,等她准备好了再来和我们会合。




电梯门一打开,我就见到我们的导游了,他快步向我走来。




「早啊,一路上都还好吧?睡得好吗?」




「还好,一路上都很顺利,这个旅馆也棒极了。」




「很好,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




「哦,还没,要等一下,我的伙伴还没好。」




「不好意思,我忘了,通知书上说你们这次来了两个人的。」




这黑人的中文也说得不错,我想我老婆也会对他有好感的,我们一边等我老婆一边闲聊,让我对我们将要去的部落有一点初步的认识。




「这个部落有点奇怪,他们的男性和女性是分开住的。」




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很多落后的部落都是男女分开睡的。




他觉得我没能搞懂他的意思,于是他补充道:




「他们的男女相隔八十公里,每一年一次,女部落会派少数几个女性,男部落也会派少数几个男性,他们会在两个部落的中间建一个帐蓬,然后这些男女会在帐蓬中交配,再回到各自的营区,由于他们没有完整的历法,所以有时两个部落会错过了相逢的时间,这也使得他们的人数一直不多,事实上,这个族群已经十九年没有新的儿童出生了。」




「所以我们这次去的是男部落?」我问道。




「对,男酋长认为女人身上有诅咒,所以不让女人接近,女酋长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只要有异性靠近,他们都会很紧张。」




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我带了老婆来,就在这时候我老婆来了,还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亲爱的,这位是我们的导游吗?」她可爱地问道。




「呃……这是你的伙伴?呃…这下大事不妙了……」




我们坐在大厅,那导游向我老婆解释,她很明理,知道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价值观。




「不论如何,我们起码也要试一下吧?」她哀求道。




「可是那边离这里很远的……」导游支唔道。




我想要是换做别人,导游一定会拒绝的,但是也许是因为我老婆太可爱了,所以他的决定开始动摇。




「那好吧,我带你们去,不过我不保证一定行得通。」他看着我老婆说道。




这个导游看来只有二十岁,但是他的行为举止比同龄人来得成熟,整个行程大约三个小时,他的吉普车是最新型的,坐起来还算舒服,我们到了目的地一下车,所有的土人都盯着我们看,不,是盯着我老婆看。




他们这辈子从来没看过黄种的中国女人,也搞不好他们在上次的交配期后,就再也没见过女人了,这里的男人都是十九岁以上的,没有一个儿童,那个酋长看来有四十岁了,他们帮我们安排了一间干净的小草屋休息和工作用。




我们把行李和装备都搬进那间小屋里,导游一直和族人交沚,说我们是友善的、是来帮他们的,他的话起了效用,那些土人开始对我们点头,有些人还会对我们微笑。




「酋长要见你们。」




导游带着我们走进酋长的房子,在做过介绍之后,我老婆上前帮他抽血,酋长在抽血时全身一震,但是他的脸上表情并没有变化,事实上,我觉得他也许从来没变化过表情,我老婆说完立刻走出酋长房,回到我们的小屋去化验,她离开之后,导游和酋长一直在交谈,最后,那导游告诉我:




「事情不太妙,酋长觉得你老婆有问题,他觉得她好像身上藏了一些什么东西。」




酋长又对导游说了几句话。




「他说他要你老婆进来的时候把衣服脱了,这样他才能确定她身上没有藏东西。」




「他要我老婆脱光了进来?」我想再确定一下。




「是的,他说如果你不放心,你可以留在这里,有必要的话,我也可以留下来。」




我知道这导游想留下来看,我当时只是觉得很兴奋。




「亲爱的,发生什么事了?」我老婆看到我走进小屋。




「他没问题,而且非常健康,怎么了?」




「他还是不信任你。」




「我就知道……」




「他要你把衣服都脱了,这样他才可以确定你身上没有藏东西。」




「不是吧!你是说认真的?」她有点紧张地大笑。




「应该是认真的,这里大部份的人都没有穿衣服,只用一块破布遮住他们的重点部位,而且,这里只有成人,没有儿童。」




「为了杂志社,我脱,不过你也要脱。」她一边说一边开始脱衣服。




「我用不着脱,他们认为我不会藏东西,」我笑道:「而且,我不想让他们自卑!」




「好,你不脱就不脱,那酋长现在在哪里?」我老婆大笑道。




「呃…他还在他的房里。」




「你想我光着屁股走出房子,当着这二十多个男人的面前,走到酋长的房子里?」




「我想提醒你,」我笑道:「你看看窗口。」




我老婆往窗口望去,窗口原本站满了的男人这下一哄而散。




「你知道他们都看着你老婆脱衣服,你居然什么话也不说?」




「你又没告诉我你不想让他们看,而且这房子的墙都是竹子做的,说了又有什么用??




「说得也是,算了吧,我们现在过去找他。」




我们手牵着手走向酋长的屋子,那些土人看着我老婆的胴体,但是眼中没有恶意,那导游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老婆。




「我在门外等着,有事叫我……」他支支唔唔地说道。




我和老婆走进了屋子,一直走到酋长面前,他还是在他的竹椅子上,面无表情,他要我老婆上前转个圈,好让他由不同的角度看我老婆的身体,而且还伸手摸了她几下,最后再示意要我老婆退下。




我老婆退回到我身边站定,酋长对门外叫了一声,导游马上冲进屋子,他们交谈了一会,有时候还会停下来看着我老婆,我老婆的乳头已经硬了起来,她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却也清楚地了解他们在谈她,最后,导游转过来对我们说道:




「很抱歉,酋长还是对你不放心,我已经尽力了,他还是觉得我们最好离开这里,我真的很抱歉,我现在去收拾我的行李。」




「对不起,」我老婆看着我说道:「这都是我的错,我搞砸了。」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一个点子。




「老婆,我有个点子,不过对你来说有点困难。」




「我刚才一丝不挂地从几十个男人面前走过,还有什么困难的事?」




我在她耳边轻轻说出我的计划,她听了之后吓了一大跳,但是她马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这个主意不错,要是成功了,我想我可以帮助不少人的。」




「没错!」我立刻同意。




我老婆低着头慢步走上前,很谦恭地跪在酋长面前,再慢慢地抬起头看着酋长,将手放在酋长的膝盖上,轻轻地向上移,一直摸到酋长的双腿之间,握住了他的鸡巴,再低下头轻轻地在他细细的鸡巴上亲了一下。




酋长还是没表情,直到我老婆张开嘴,含住他的龟头,酋长的嘴角才牵动了一下,发出轻轻地呻吟,我老婆开始上下起落她的头部,酋长也开始全身发抖,没过多久就全身开始僵硬,我不知道他多久没搞女人了,但是现在毫无疑问他开始射精了。




在我细算之下,他至少在我老婆口中射了七股精液,而我老婆则是一直不断地吞咽,啊??吞咽?她可从来没吃过我的精液!现在除了一些溢出来流到她手指上的精液她没吃之外,其他的精液全被她吃得干干净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