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第十一章
时间:2019-09-07

不好意思,美女,我掉了块毛巾。


    」在宾馆一楼的自助餐厅里边,一名刚用完餐,摸着肚子的中年人,指着地上的一块白色毛巾对一位刚好在身边经过的女侍应说道。


    「好的,先生。


    」那位餐厅的女侍应皱皱眉头,但还是用一个相当优雅的姿势弯下腰来捡毛巾——小腿交叉,双膝微弯,腰身向前倾,俯低上身,轻轻翘起臀部,伸出纤手去捡那块毛巾,而此时,和中年人同桌的几个人开始窃笑。


    女侍应手刚碰到毛巾,还没有起身,就感觉下身一凉——她的紧窄的制服短裙已经让那个男人拉了上去,接着,凉得更加彻底,内裤也被拉到膝盖下边。


    「先生,不要啊,现在在餐厅了。


    」女侍应想起身,但感觉一只手按在自己背上令自己无法直起腰。


    中年人早把自己的鸡巴掏了出来,用手握着瞄好女侍应的小穴,在身边人的鼓掌之下捅了进去,现在这位女侍应只有摇着臀部来享受着男人的抽插。


    餐厅里边的其他人对这种情景已经是见怪不怪。


    食客们走来走去享受着美食,而里边的其他女侍应,看到自己的同事正让人强奸着,也熟视无睹——对於她们来说,下一个被按住要挨插的说不定就是自己了。


    我从自助餐厅门口经过,听到那位女侍应发出的哼哼声,同时也看到了餐厅门口立起的一块牌子:协会包场,不对外开放,敬请谅解。


    「这个什么协会真特么有钱,要了宾馆上边三层的房间,吃饭包下了整个自助餐厅,还每天晚上找大学生陪护过夜。


    」我看看新买的手机,下午6点多了,天色已经暗下去了,而接载晚上陪护女大学的大巴还在路上,差不多到了。


    因为这个协会的客人住在我们宾馆,他们陪护的人选也是由宾馆负责,所以接车也成为我的工作之一。


    政府、企业、行业协会要召开各种展会与会议,有接待任务,找大学或者中学的女生来陪来宾一个晚上是很常见的事情,当然需要组织方付钱。


    学校获得的陪护收入,会以一定比例与女生分成,分成多少就要看学校的良心了。


    而陪护也有陪护的规矩,一名陪护女生进入一个房间内任住客玩弄,中途不得擅自离开,等到第二天早上再集体离开。


    客人中途不能换陪护又或者换房间,因为这样做是要另外付钱的。


    但如果另外付了钱,要同时安排两三个女学生陪护一个客人,又或者多陪护客人两天也没问题。


    每间大学在每年新生进校的时候,都要物色新的陪护女生人选,安排她们进行专门的面试,并拍摄照片和视频,供组织方挑选,每间学校都有年轻的女老师负责业务洽谈和带队,当然了,女老师自己也是陪护人员之一。


    被安排进陪护队,是女生们趋之若鹜的事情,因为有钱赚,同时是对自己相貌身材的肯定。


    而最重要的是,她们有机会接触到不同行业的精英男人。


    与这些男人干完一炮或者几炮之后可以抱在一起聊聊天,女生会获得不少日后工作和生活的经验,毕竟脱乾净衣服的人更容易深入交流。


    有些年纪相仿的男人甚至会看上自己的陪护,互留联系方法,日后发展出一段良缘。


    地祉发布页今天的宾馆比较热闹,除了自助餐厅这边,另外一边的宴会厅有一对新人摆喜酒,此时正在迎宾。


    新郎新娘和伴娘站在宴会厅入口,新娘今天自然是容光焕发,穿着露半球的白色紧身低胸婚纱,伴娘则是粉红色的伴娘裙。


    据我在这里有限的时间所瞭解,婚礼上的新娘伴娘就是最主要的淫具。


    这里甚至有「摸摸新娘胸,福气灌满屋,捅捅新娘穴,财运更热烈」的民谚。


    「来,老婆,快点!」我身边走过一对夫妻,匆匆向宴会厅门口走去,显然是来参加婚宴的,两夫妻都穿着讲究的服饰,男的一身西装,女的则是深v的绯红色包臀鱼尾裙,她走去宴会厅时,桃臀和柳腰的摆动让我我不禁多看了几眼。


    反正大巴还没到,我就看看这婚宴大厅门口的风景。


    新郎和这个男人似乎很久没见,两人很热情地拥抱,然后新郎向朋友介绍自己的新婚妻子,在和新娘握手后,我听到了男人的说话。


    「哗,嫂子真漂亮,胸真大,那时候你干我老婆干得多了,现在你终於结婚了,妈的我可以报仇了。


    」一席话说得新郎和新娘,还有他的老婆都捂嘴偷笑,然后朋友一下子伸手把新娘婚纱向下拉——这婚纱的面料是专门特制的,就为方便婚礼时的各种玩法,新娘弹性柔软的乳房瞬间全露了出来,还调皮地弹了几下,朋友两只手迅速摸上新娘尖挺的乳房上。


    说着:「摸摸新娘胸,福气灌满屋,啧啧,嫂子真是又软又滑。


    」「哈,靠!你小子真会玩。


    」看着来宾放肆的手,旁边新郞一边笑骂一边也开始「报复」,他把手伸向那位妻子外露出来的胸上,因为深v的关系,不用把衣服拉下去,直接就探手入怀了。


    两位妻子唯有低头看着在自己胸上为所欲为的手,相视而笑。


    等到两个男人摸够了,哈哈大笑着把手抽了出来,新娘在伴娘的协助下把婚纱整理好,但朋友还没有满足,把手也攀在伴娘的胸上,看上去稚气还没脱的伴娘也唯有嗔笑着回应。


    那对夫妻终於挽着手进去宴会厅了,在接下来的婚宴上,无论是新娘伴娘,还是这位妻子,肯定都会让人大干几场,但一切与我无关,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受邀参加婚宴再说。


    再踱步到了宾馆门口,时间刚刚好,一辆大巴车驶入视线,陪护的女大学生们到了!大巴司机嫺熟地把车停好,车门在我身边打开,一群女生唧唧喳喳的谈笑声马上传了出来,然后是一把稍为成熟一些的女声:「同学们,今天晚上的陪护地点就在这里,大家先别忙下车,老师先下去。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刚才说话的人从大巴里走了出来,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大学女老师,今天这群青春逼人的女大学生的带队老师,因为她也要参与陪护,所以此时全身上下只有三种颜色:黑、白和红。


    白色是她全身上下的肌肤;黑色是全身上下的毛发,还有眼珠;红色,则是她的面颊、嘴唇和乳晕。


    身无寸缕,凹凸有致,让我也不由得讚歎.「陈先生您好,同学们到了,但很抱歉,本来你们要40个,现在只到了38个。


    」地祉发布页「哦?为什么?」「是这样的,有两位同学今天忽然间被她们的家人安排去了陪护其他人,你也知道,对於没有结婚的女性,家人的支配顺序是第一位的,我们学校也没有办法。


    」「哦,那太遗憾了,那请同学们先下车吧,我们核对一下名单,那两个空缺我再想想办法。


    」「那好的,谢谢陈先生体谅。


    」很快,同样身上都只有黑、白和红三种色的女学生,一样的凹凸有致,鱼贯下了车。


    当然,三种色也不是绝对,因为有些女同学头发染了其他色,就例如其中一位染了栗色,她扭头看见我,脸上绽放出笑容,「亚一哥,真的是你。


    」说着就扑了过来。


    我伸手搂着她的纤腰,体味着她双峰在我胸前蹭蹭的温软,这次她身上可没有衣服了,连单薄的衣服都没有。


    「菲逸,哈哈,再看见你真高兴。


    」「哈哈,我听老师说这次和我们交接的人叫陈亚一,我就在想会不会是你。


    」「当然是我,我接下这件工作后,就选了你们学校。


    其实也是你表姐推荐的。


    」「嗯,谢谢你,我又可以还钱给我表姐了。


    」说着,她抓起我的右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边,我微微用力握住,左手顺势搂住她的腰,手再滑到她的臀部上边。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么好机会,居然奶子都没摸,妈的自己太吃亏了!「你表姐肯定会很高兴的。


    」手一放在她乳房上,我就想起了颖芝,毕竟她是我在这个世界遇到的和操过的第一个女性,你说没感觉是假的。


    「亚一哥,表姐姐夫他们挺想你的,有机会出去见见面吧。


    到时记得叫上我!」「好呀,到时来个姐妹双飞。


    」菲逸听罢,一边笑一边把头凑过来,轻轻说道:「亚一哥今天晚上上来吧,我还没让你好好玩过了。


    」我不禁失笑,同样在她耳边轻轻说:「别胡闹了,你是安排好了陪护的,我怎么好上去。


    」杨菲逸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刚再想说什么,站在大堂里边的老师已经开腔了:「好了,杨菲逸,你干嘛呀,先过来集中。


    」此时,其他女学生已经走到酒店大堂,排成几排站着,看见杨菲逸的模样,都在捂嘴偷笑,交头接耳。


    菲逸见状,赶紧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明天早上8点前可以。


    」然后对我不好意思地笑一笑,也转身跑到队伍中了,她身边的几个女同学都乘机取笑她。


    明天早上8点,是她们离开的时间,赶在8点前,和她来一炮?先不管菲逸了,现在有一个问题要解决,陪护还差两个了,怎么办?总不能让多出来的那两个男人凑合着一起搞隔壁房间的陪护吧?办法还是有的,我转到后边的西餐厅,一走进去,打量一下,就发现了不止一个目标。


    地祉发布页西餐厅的装修、情调和出品都相当不错,所以有不少情侣和夫妻会专门开车进来吃饭,度过二人世界,而在这里边,会碰到有些情侣或者夫妻,女方是一丝不挂的。


    这个世界恋人间的游戏,在确定双方的恋爱关系后,偶尔会有几次约会,女性整个过程都会全裸,任由自己男朋友带着去任何地方,吃饭、逛街、购物、游玩,都是全裸,身上丝巾也没有一条。


    这有几层的含意,一是男方宣示这个女人是自己的人了,女方也宣示自己是这个男人的人;二是女性已经把自己的身体交给男朋友支配——这里的支配不仅代表女性身体可以任由男朋友玩弄,还代表男朋友可以随便指定任何一个男人过来操她,女生一般都不能拒绝——这才是支配的真正含意。


    因为这种男朋友或者老公的支配权,所以可以玩的游戏还有很多。


    有的会在一个热闹的地方,让裸体的女朋友露天收钱接客,当然价格收得很低,纯属是满足男朋友的淫欲,直到自己女朋友让人操得动不了为止。


    有的在自己女朋友上班、上课的时候,打一个电话过来,要求她当场脱乾净衣服,一直到下班、下课回到家里为止。


    女朋友也只有乖乖遵命,用自己的身体为同事同学又或者下班时候的路人带来无限欢乐。


    这种夫妻间的游戏,可以一直持续到婚后,甚至生育后,反正老公一喜欢,有时亦是为了庆祝结婚纪念等日子,也会拖着全裸的妻子出街。


    不过,老公对妻子的支配权,并不代表妻子没有自己的性自由,只要与老公的安排没有冲突,妻子可以接受工作、学习单位的性支配要求,又或者自由选择男人来做爱,就如同颖芝还是可以让其他男人来操一样。


    只有一种情况,就是类似张芸芸经历过的私人助理,只有在主人同意的情况下,她们才能让其他人来搞,完全没有自己的性自由。


    西餐厅内,果然有几对情侣女方是全裸的,表明男方有心带她出来好好乐一下,如果我上去劝说一下再加上一些优惠,要找两个上去陪护一点不难。


    「老公,那我上去了。


    」一名新婚太太在自己老公的膝盖上撒完娇,起身弄一下头发,摇着腰肢离开了西餐厅,之前的一名30多岁的丰满少妇明显不太乐意,但因为她的老公相当兴奋,她也唯有告别自己老公,上去让其他男人好好玩一晚了。


    本来热闹的大堂一下子安静了不少,分配好房间的女学生们乘电梯上去了,而宴会厅里边的婚宴也开始上菜,上菜期间是最安定的时候,所谓,饱暖才能思淫欲。


    而我,也要动身去下一个地方了。


    神根山山腰有一座院落,那是祭拜神根的场所,类似场所在这个世界有很多,统一称为「根场」。


    那里长住的信徒,称为「神根侍者」,领头的称为主侍。


    主侍和原来世界的高层宗教神职人员一样,主持各种宗教活动,也是本地普通人的心灵导师。


    只不过,原来世界的所有宗教,在这里都找不到类似的,这个世界似乎只有神根这一种信仰。


    甚至普通老百姓的家中,神台上除了供奉自己的祖先牌位,也会供上一条神根。


    这条神根不是纯摆放的,还有一种作用——在纳新妇的时候,新妇拜祖先,把这条东东当成是祖先的生殖器,放入新妇的下体内,象徵祖先也肏过新妇了。


    我来这里日子不长,对这种所谓信仰自然也没什么感觉,但在和同事们聊天中得知,神根山上的这个根场,主侍大师相当有名望,称为「至根」,是神根侍者群体中,最顶级的几个修行者之一。


    说穿了就是一根鸡巴,修行的估计也就是房中术了,「至根」的意思是不是鸡巴特别厉害?这个问题我在心里盘桓了很久,但看见同事们一个一个虔诚尊敬的模样,我也实在不敢问出口。


    地祉发布页之所以我啰嗦了这一堆,是因为,此时林嘉碧大小姐就在神根山的根场里边。


    「陈亚一,哈哈,现在我还没想到让你干什么事,你先在宾馆继续上班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嗯,你想操谁就操谁,我不会介意的。


    」或者,开朗活泼才是大小姐的性格,她那天也是临时兴起,才对沈总说要我当私人助理,但具体要我做什么事情她自己也不清楚。


    而现在距离那天晚上已经过了差不多一周,在那个旅行团解散后,她就留在根场上边,但却一直没召唤我上去,直到今天中午,才像忽然间想到什么似的,通知我晚上下班之后上去。


    干什么了?和「至根」修炼累了?要换一换我的神根来试一下吗?来到根场外,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今天是星月俱无,黑沉黑沉的天,我按照林嘉碧的指示,走到侧门位置,刚想敲门,想不到又听到了里边传出来的古筝声。


    这次的筝声和上次不一样,曲调柔和轻快,如咚咚泉水,映出演奏者的心底,也是泉水一般的清澈。


    「大小姐又在弹古筝吗?她是不是在裸弹?」我现在丝毫没有那种「夙愿接近得偿莫名兴奋」的感觉,没错,林嘉碧这种美女,还有她的家世,说不想操她那是扯淡。


    但旅行团的那些歪瓜劣枣、还有那三个绑匪都可以随便上她,如果我上不了她就真有些笑话了。


    另外,现在对她的感觉,早就已经没有第一次在赤裸天堂「可远观不可亵玩」,那时候以为她是高不可攀的大小姐,现在……只要是女人,就是男人的玩物,不论身份,这一条真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正想着,木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在里边朦胧灯光的照射下,一名披着褐色斗篷的人站在面前,因为斗篷遮住了头发和下巴,灯光又暗,所以我不能分辨这人是男是女,但这身衣服是神根侍者的服装我倒是知道的,虽然褐色代表比较低的级别。


    但根据在原来世界的经验,对各种宗教人士一定要尊敬,礼数要足,所以我连忙点头鞠躬,说:「向侍者请晚安。


    」那个侍者也对我欠身行礼……之后举起双手,左手五指并拢成管状,右手拇指与食指指尖相碰成握圈状,在左手五指上来回套着——非常明显的撸管动作,我看得傻了,但这个手势确是侍者们的问候手势。


    然后才听到她的说话:「客人晚安,您是来找上师的客人——林嘉碧的吧?」声音明显是个女性「是的,我来找大小姐的。


    」来个侍者让开道路,说道:「林嘉碧说了你会来,她现在在院落里边,客人请随小修来吧!」「谢谢侍者,不知侍者如何称呼?」我问道。


    「客人客气了,小修蒙上师赐名根挺。


    」地祉发布页根挺?!这名字也是够了……我强忍着笑,跟在这根根挺的后边,透过灯光和越来越清晰的筝声,看见在一个凉亭内,林大小姐正端坐弹着古筝,而她身上衣服倒是整齐,白衣白裤,露出肌肤的地方基本上没有。


    「请来客自便,小修先行告退。


    」根挺大师离开了,我轻轻走到林嘉碧身后,端详着她的背影,一直到她把最后一曲弹奏完毕。


    大小姐呼了一口气,把手从古筝上移开,脱下假甲,从身边的茶桌上拿起茶啜着,她放下茶杯的时候,才瞥见我在身后,连忙坐侧了一下身子,扭头对着我微笑道:「你来了?亚一!抱歉我刚才没看见你,哈哈。


    」「是的,大小姐,我到了。


    」我点头微笑,「你叫我上来,有事吗?」「没啥事,今天至根大师下山去了,我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天,是了……你会泡茶吗?」她指着茶桌上的茶具说道。


    水「蔔蔔」地烧开了,我提起水壶,先烫一烫茶叶,把水倒掉,然后再将热水浇在茶壶内,一阵轻烟氤氲,茶香开始弥漫,奇怪的是,这茶香和我以前品过的都不一样,似乎有女儿家的体香。


    稍泡一下之后,我把茶倒入茶海,再从茶海斟入她面前的小瓷杯内。


    「谢谢亚一,你试试吧,这是最好的乳前茶,是採茶女在早上把采下来的茶叶放在胸前特制的胸围内,放满薄薄的一层即收工,所以茶叶都吸收了乳前的体香。


    」怪不得这味道……这里还有没有一种茶是放在採茶女儿家的屄里边的?虽然在乱想,但我还是给自己倒了一杯「乳前」茶,放入唇边细品,果然,茶顺滑似凝脂,和美女乳房的手感倒有几分异曲同工,而茶中女儿家的体香更浓,幽远而令人神迷。


    我放下茶杯,忽然间来了一句:「如果大小姐你去采乳前茶,估计会比其他採茶女多采不少茶叶了。


    」她噗一声笑出来,把茶杯放回在茶桌上,笑道:「亚一,想不到你嘴巴也那么甜,和我爸的那些生意夥伴一个样。


    啊呀,搞得我也有点想去採茶了。


    不过,你知道吗,最极品的乳前茶,为了茶香更盛,採茶女在采之前会让男人在茶田里操一次,在高潮之后,全身都散发出最愉悦的气息的时候再开始採茶。


    」「哦?那我们喝的这些?」说着我又帮她斟了一杯茶。


    、「这些当然不是,这批品质只是普通的品种,是我上次去茶产区当导游的时候,人家送的,我们去的时候不巧,茶都没有出芽,不然真如你所说采一次茶也说不定。


    」「那大小姐你一定要去采最极品的茶叶了。


    」「这个当然,你就在採茶前负责操我吧,哈哈。


    」她笑得捂住了嘴。


    「那一定,谁叫我是你的私人助理了。


    」我笑着回应。


    「再等几个月吧,到时再说。


    」说着,她拿起茶杯,又放在唇边细品着。


    「对了,大小姐,你为什么要出来当导游?以你的身世……」看着她的侧脸,我心神一荡,终於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我不止当过导游,我读大学的时候还当过家庭教师,你知道赤祼天堂吗?不知芸芸姐她有没有带过你去,我16岁失身后就在那当过一年多的服务员。


    开始就在外边的行乐区,负责拿毛巾替客人清洁。


    」嘉碧一双眸子直直地看着我,脸带着微笑。


    我有些咂舌,我想起那天见过在行乐区递毛巾的服务人员,根本就是会走的淫具而已,而家庭教师,需要频繁到学生家里上课,以她的姿容条件,一个人在学生家里面对学生和家长,想都想得出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那时候白天还要在高中上课,晚上再过去赤裸天堂上班,从行乐区做到领班。


    但我读书总算还行,后来考上了大学,和我爸的协议生效了,可以不去赤裸天堂了,我爸也不用经常拿我来招呼他那些朋友。


    我在大学就开始做家教和导游,我这古筝也是那时候学的,我爸说女儿家学样乐器,人家操起来的时候也有气质一点,哈哈。


    」地祉发布页我忍不住也笑了出来,然后大小姐就把话题转到我身上了。


    「对了,别怪我多事,亚一,我听说你失忆忘记了以前的事情?现在只是拿临时身份证?」说老实,差不多一个月来,我都把自己「失忆」这事忘得七七八八了,现在也只好继续装下去。


    点点头,无奈地歎口气。


    「哎,我感觉你好可怜。


    」嘉碧笑道:「什么也想不起来,或者你有爱人,有家人,有孩子,甚至有一群可以让你操的美女在身边,现在却什么也记不起了。


    」「所以我现在也只能呆在这里,这个也不能急,慢慢来吧。


    」「嗯,这样下去也不行呀,这样吧,明天早上至根大师就会从城里回来,到时我和你一起去拜访他,我有事也是经常上来这里找他。


    至根大师虽然地位崇高,但人很随和,只要你和他有缘,他肯定会指点你的。


    我爸在这后边有个房间,挺雅致的,我现在趁还没有下一个团要带,所以住上几天,你今天晚上就别走了,刚才说了,你是我助理嘛。


    哈哈。


    」「是的,大小姐。


    晚上我就好好侍候你吧。


    」「那你可要加油哦,表现好了,我会考虑加你工资,哈哈!啊,对了,你吃饭了没有?」再强调一次,饱暖才能思淫欲,所以根挺大师又走了出来,带了我去一边的食堂用餐,想不到的是,这个激素弥漫的宗教,吃的居然是素食,想想这个教派也是挺有意思的,崇拜阳具,但侍者们又是穿着厚重的长袍斗篷,相貌身材都看不清,又是吃素。


    而且整个修场的装修也是相当淡雅,傢俱佈置十分简洁,并无任何刺激身体欲念的成份在内,搞得我也想见见那位至根大师了。


    在另外一个男侍者的引路下,我来到了林嘉碧这几天所住的院落外边,他示意我自己推门进去,然后施礼离开,推开门,前边就是一条小溪,里边几条锦鲤游动,小溪后种满了花草,胜放的鲜花格外娇艳。


    向前走几步,我看到了一个足有半个蓝球场大的池塘,池塘里种了莲花,池水清澈,我看见了林嘉碧,她正在池塘里边戏水,透过清澈的池水,我看见了她白得耀眼的身体……虽然已经看过几次了,但这次的感觉与别不同,因为,今天晚上,她是属於我的。


    林嘉碧转过身,看见我,笑一下,从水里起来,坐在池塘的一块石头上,甩甩头发,水珠从长长的秀发里迸发出来,映着一边的灯光,竟是一片炫目。


    她此时故意侧身对着我,脸部标緻的曲线,还有一对丰盈的乳房、没有半点赘肉的小腹、光洁的大腿被灯光染成一片金黄,说不出的动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