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第十章
时间:2019-09-07

「玩母女最好玩的除了那种猎奇心理的满足感,以及比较两母女身体构造的异同外,还有一种玩法就是利用和戏弄两母女之间的感情,尤其是两母女同时都让人插着的时候。


    菲哥看着自己妻子让我奸淫着,终於忍不住,把自己女儿拉了出来,不管小清的叫喊,硬把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


    「啊……别……爸……好粗……」小清双手被自己父亲抓住,大字型按在床上,还稚嫩的身体有些吃不消冲击,本能地揺摆下身想摆脱那根让她又爱又恨的鸡巴,但菲哥对於自己女儿的下体早就已经是了然於胸,很快就找准机会插了进去。


    小清又「啊」叫了一声,这下只能尽量张开大腿承受着。


    「哈哈,我的小妖精!吸乾净老爸精髓的小妖精。


    」菲哥得趣,一手抚摸着自己女儿那尚在发育中的乳房,摆动着腰开始深入。


    小清口中发出阵阵「咿咿唔唔」的呻吟,还抬起一对大腿,夹在自己爸爸的腰上。


    听到小清的叫声,被我插得已经进入状态,正在上下摇臀承欢的嫂子睁开了眼睛,她侧着头看着父女间的嬉戏,连忙开口道:「你,你别那么狠!」「妈,爸……他又……欺负我……」小清发出哭声,声线柔弱,惹得嫂子出於两母女之间的怜爱,虽然自顾不暇,但仍想抬起上半身,安慰自己女儿。


    「嫂子,别看他们了,先顾好你自己吧!」我笑着伸手大力搓着她的乳房,把她按在床上,我们生殖器官结合得也更紧密:「嫂子专心一些!你看小清水都出很多了,和你一样,她也很快活了。


    」嫂子和小清的下体在两个男人的插抽下,同时开始喷出大量的液体,果然是两母女,喷的模样也差不多。


    我和菲哥还故意用一模一样的体位姿势来操两母女,互相比较着她们的身体反应,比较着她们的表情,比较着她们的浪叫,比较着她们疯狂摆动着的上半身,比较着弹手的臀部,比较她们乳房的颤动——虽然大小不一样,再比较她们耻部与男人之间联结的紧密。


    两母女的浪叫在房中此起彼伏,最后在菲哥:「将你交给旁边的工棚让大鸡巴轮奸一个晚上」的刺激下,小清终於受不了高潮泄身了,两母女真是心连心,几乎同时,嫂子的高潮也在我的笑声中来临了。


    「妈,我痛!」小清的下身让操得屄内粉红色的嫩肉都翻了出来,他爸真是一点都不怜惜她。


    嫂子见状骂了一句,也不顾自己的下体情形其实也差不了多远,挪动着身体想搂住自己女儿安慰,但我们那容得她们靠近?我抱起小清,不顾她一边挣扎一边眼泪都流了出来,挺枪开始享受着她的紧窄的嫩穴,十五岁的年纪,下身像甜美的奶油,被我热烫的鸡巴一捅就开。


    地祉发布页「你下边真的很像你妈了……和我说说,谁肏你最舒服?」我笑着调戏身体下边的女孩。


    「啊……房老师……」小清嘴上还是比较老实。


    「哈哈,房老师是谁?」虽然她的答案与我期待的有距离,但也没什么所谓了。


    「啊……班主任……」小清在学校,自然逃不过老师或者同学的魔掌。


    「他鸡巴大?有没有我和你爸的大?」「大……大……很大……」「说清楚……谁的大?」「啊……是你的大……」「哈哈哈,大声点!」「是亚一……哥哥你的大……」「哈哈哈哈,我的好小清……」我把她放在床上,尽量扳开她的大腿,继续拼搏着,小清渐渐话也说不出来了……等到两母女终於可以搂在一起,这场大战也落下了帷幕。


    嫂子轻拍着小清的头,小清太疲倦了,狼籍的下身都没有收拾就睡着了。


    我驾车离开,旁边的大工棚内5位裸女或哀戚或高亢或长或短的呻吟声还可以清晰听到,她们真是辛苦了,也该让建筑工人们好好放松一下,至於现在里边的活动,我无心参与了。


    晚上的景区道路路灯昏暗,我心不在焉地开着车,这个时间,景区不会有其他车行驶,我明天又是值早班,要尽量早点回去休息,想着,车速就开得有点快。


    「咦!我操!!」十次事故九次快,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忽然一阵车灯强光从右边射来!一辆车从路口右边沖了出来了!我大吃一惊,马上打方向盘,同时也听到了那辆车的刹车声,但因为两辆车的车速都相当快,避无可避,我驾驶的7人车的右侧还是被那辆车重重地拦腰撞上!「砰」一声巨响,我在驾驶位置上被撞得七荤八素,幸亏拉上了安全带,人才没有从车窗里飞出来。


    但魂魄都似乎要飞走了,只感觉天施地转,车肯定被撞得打了筋斗,因为我看见前边的路树转了个180度。


    然后安全气囊弹出,我的头撞了上去,眼前一片白茫茫,全身的痛感传来,双耳嗡嗡作响,接下来就是一片漆黑……我在失去知觉前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要把我撞回去原来的世界吗?不要!我还没有玩够!」……「死了没有?」「还有气!」「别管了,走吧!」隐约听到说话的声音,我悠悠醒转,但全身乏力,整个人被安全带头下脚上地束缚在座位上,只看见眼前好像有两个人影,还看到刺眼的车灯,刚才撞我的车停了在一边。


    地祉发布页「操,他醒了!啊!是他!」「怎么办?他认识我们!」「我认识他们?」我有了一阵不妙的感觉,这两个人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要逃命?我又认得?这样会不会杀了我灭口?忽然,远处传来了警车的声音,虽然不知是不是来追这辆车,但这两个人明显慌了,「怎么办?他看见了不能留在这里!」「先把他也弄上车!」「好!」幸运的是驾驶室一边的车门没有撞变形,还可以打开,两个人解开安全带把我弄了下车,我全身乏力,无法反抗,任由他们抬着我放进了车内。


    这两个人手脚很重,扔我上车的时候我头撞在前排座位的靠背上,又昏了过去……但在昏过去之前,我瞥到了车内坐着的另外一个人,红色的t恤、白色的百褶裙、修长的双腿,还有,高耸的胸部、俏丽的容貌,只不过,双手似乎被绑在身后。


    抓我上车的两个人肯定是笨贼,因为我根本就没认出他们的模样,他们就自己先说了出来。


    其实他们把我扔在那里马上开车走人,员警到了我也交待不了什么。


    很显然他们后来也意识到这点,所以我在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几个人之间的争论。


    「你肯定他看见我们了?把他扔在那里不就行了,还弄过来干什么?」这个说着话的明显不是刚才那两个,是第三个人。


    「那时太乱了,员警又过来了,没想那么多。


    」「那现在怎么处理?」我偷偷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破房子中,躺在一张沙发上,整间房子的黴味呛得我差点咳嗽,幸亏忍住,时间还是在晚上,但不知几点。


    眼前是三个男人,靠着破房子里昏暗的灯光,这三个男人我终於认出来了,就是昨天晚上住在宾馆304房,轮奸了依依的那几个!怪不得他们说认得我。


    其中一个男人忽然间转过头看过来,吓得我马上闭上眼睛,继续装失去知觉。


    他们三个入住的时候不是我值班,昨天晚上聊过一阵天,也只知道为首一个叫洪哥,另外两个似乎是按他们体型称呼,一个叫高个,一个叫矮子。


    终於洪哥有了决定,他说:「不管他,我们马上带着林家娘们转移!」「林家娘们?」我马上想起在车上昏倒之前最后看到的那一幕,车上的,就是林嘉碧?那么这夥人目的何在?!「但转移去那里?」高个问「妈的,别管了先上车!」洪哥骂道。


    我听到三个人密集的脚步声,很快,听到了一把柔弱有气无力的女声「你们干什么!」接下来,女声变得相当的含糊不清,显然是嘴被捂上了,然后是打开铁门的声音。


    也不知是那来的勇气,我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虽然还痛,但幸亏没有伤筋动骨,我轻轻摄手摄脚地跑到房间转角,他们几个已经打开门出了去,我静静跟在后边来到门边,透着门缝,果然,路灯下,看见其中两个人架着林嘉碧上了一辆小型四门客货车——这辆客货车不知他们怎么弄来的,是风景区的涂装,前边两排座位,后边是装了蓬布的货仓,车头有凹痕,显然刚才撞翻我车的就是这辆。


    地祉发布页林嘉碧看上去精神不好,几乎是被拖着上了后排的座位里边,她还挣扎了一阵,三个男人费了一阵劲才把她弄了进去,高个和矮子在她左右两边坐好,关好车门,而洪哥去到前排准备开车。


    当他们开动客货车的时候,肯定没想到,我已经偷偷跑到车的后边,翻身进了货仓——车尾的门没有关,只是垂下了蓬布,显然那三个人也不关心后边的门有没有关好。


    我大可以趁他们走人后脱身再报警,但我并没有这样做,而是相当逞英雄地偷偷上了车想跟着他们,你问我原因何在?我也回答不了。


    车开动了,我摸摸身上,手机没有了——我在宾馆工作后不久就重新买了手机,但显然他们已经把手机搜去,现在想报警或通知谁都不行了!我掀开蓬布看一看,车转入了一条4车道宽的公路,具体在那里我也不知道,但车流很少,没看见有其他车。


    我唯有轻轻挪到货仓前边靠近驾驶室的位置,静静地听着,他们三人之间的对话清晰地传了过来。


    「我们现在去那?」不知是两个小弟中的谁在问。


    「别问!妈的你真是不会长脑子!」洪哥骂道。


    「不管怎么说,这娘们终於落在我们手上了,嘻嘻。


    」「没想到居然那么正的身材!还有那么正的脸蛋!操,老闆还给了这些钱,真是优差!」「一会交她给老闆就完事了,哈哈。


    」「操,这么正点,老闆不知会怎么玩她。


    」「嘻嘻,当然是操完之后再交给老闆,嘻嘻,我摸摸看,操,这奶子,啧啧!」「这大腿也是极品呀!摸上去真滑。


    」看上去后边的两个人正在肆无忌惮地乱摸着林嘉碧。


    「啊!你们干什么?你们是谁?」林嘉碧显然让他们的手摸醒了,有气无力地说着。


    「嘻嘻,你现在就是我们的淫洞了,妈的这后座真窄,来,让哥替你脱件衣服。


    」接下来是一阵脱衣服的率率声,林嘉碧再也没说什么,两个男人的淫笑声越来越大。


    很快传来开车洪哥的斥责:「你们鸡巴他妈的不能忍一下?一会去了那边再搞,现在在车上搞什么?!」想不到居然是林嘉碧的声音传来:「两位大哥要玩,先玩一阵。


    」听上去,林嘉碧的精神似乎恢复了不少。


    「哈哈,小妞,说得好!」「让哥好好疼你……」接下来,很快就听到林嘉碧被侵犯的叫声。


    「啊!轻点,大哥你过来一点……好的……啊,进去了……大哥你的好棒!这边的大哥,你摸我的奶子,摸我……软不软?」接下来,是有规律的坐垫起伏声音,显然林嘉碧正坐在某一个男人身上做着起落运动。


    「这妞,哈哈哈,好主动,好主动!」「哈哈,大哥,你也来后边试试,操!这嘴无敌了!」妈的,这个林嘉碧真是淫贱到一定程度了,即使以这个世界的性爱观来看,林嘉碧也算是一等一的淫娃。


    「啊……好棒……来,哥你夹紧我,啊……你……舔我奶子……好舒服……好舒服……」坐垫起伏声音越来越急,车开始开得有些歪了,我知道开车者有些把持不定,果然很快传来骂声:「操你们全家,让老子好好开车行不?!一会车翻了你们全当风流鬼!」「洪哥……你……你先停下,我们干完这炮再走吧,这妞,反正我看也跑不了。


    」「是啊……洪哥,你也试试她这洞眼……还有小口……」「大哥,你也来吧……我看得出你的鸡巴最大了。


    」正在起伏着的林嘉碧的声线此时格外销魂。


    「哈哈哈,小妞你真聪明,洪哥他的果然是大,他有一个外号,叫『黑屌神』」地祉发布页「我操你们!」「黑屌神」洪哥骂了一句,但车明显转了一个弯,从行驶的公路转入了一条一车道宽的小路,看来这老大也按捺不住,要先找个地方就地把林嘉碧正法了。


    说老实,我刚才操了两母女,现在总算反应不是太强烈,不然早就在后边撸管了。


    车终於停了,我听到洪哥迫不及待的声音:「快把这淫女弄下来!」「大哥等等,我差不多了!啊!啊!我操!我操!哈哈哈!好爽!」坐垫起伏的声音没了,恭喜林小姐,又吞掉了一个男人的精液。


    车门打开,我听见几个人都下了车,洪哥骂了几句,林嘉碧明显让他们抬了下去,接着,在车的一侧,我听到了她有规律的呻吟声。


    「啊……好棒……妹妹让你插满了……啊……哥哥的大鸡巴……啊……妹妹就是欠操……填满妹妹吧……林嘉碧……就是个骚货……」她的呻吟声,不得不承认,确是比之前其他女子都要婉转动听,洪哥边操边哈哈大笑。


    「操,真好玩!没错,操,妈的,让我操死你这骚货!让我操死你这骚货!」我终於忍不住了,反正他们的注意力全在林嘉碧身上,我摸到车后边,偷偷翻身下了车,悄悄探头出来一看,全身赤裸的林嘉碧,雪白的身躯前倾着,双手扶着车门,高翘起臀部,那个「黑屌神」洪哥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手扶着林嘉碧的腰,用自己粗长的鸡巴正奋力地肏着前边的淫娃。


    「啊……哥哥……插死我吧……你好棒……好深……好舒服……要来了……要来了……」「妈的你这骚货,果然有两下了!」那个洪哥操得很快,每一下都是尽根而入,恨不得把两颗卵蛋也一并挤进去,棍棍到肉地把她阴户干得「啪!啪!」作响。


    林嘉碧全身在打颤,双腿开始越张越大,让洪哥可以更深入大力地攻击自己的耻部。


    小洞被进出不休的阴茎插得水花飞溅,蔔蔔发响。


    昨天晚上同样的情况,依依已经被插得话都说不出来,一边发颤一边哭,嘴上拼命说着不要。


    而林嘉碧看上去功力更胜几筹,对付这条大鸡巴仍然是游刃有余,真不知她的阴道是什么构造。


    「大哥,你的屌……好棒……妹妹好喜欢……又黑又长……搔到妹妹心上……好舒服……」「操你妈,我今天遇到对手了!」洪哥把林嘉碧其中一边大腿抬起,好让自己的「黑屌」插得更深入。


    林嘉碧的阴道紧紧包裹着整根阳具,合成一体。


    洪哥每插一下,林嘉碧两只又白又嫩的修长大腿就抖一抖,嘴里一边呻吟,屁股还一边向上挺动着,有节奏地伴着他的进攻在迎送。


    「你想操我妈……行……还有……还有我妹妹……一起操吧!」林嘉碧不知是故意,还是已经被插得有些语无伦次。


    「哈哈哈哈!」三个男人都笑了起来,而我此时真心有些尴尬,我是继续看了,还是偷偷溜走——横竖这林小姐都很享受,我留在这有何意义?!「你操我妈……啊……我,还有我妹……都可以……亲老公……要插死我了……嗯嗯嗯……来了……来了……」「哈哈,好大嫂,我大哥的岳母和小姨今年多大?」旁边其中高个凑趣着说,洪哥听了也一乐,一边操一边说:「对……说说……你这骚母狗!」地祉发布页「我妈……还很漂亮……我妹妹,今年还……还在大学……还有……我堂妹……啊,操起来也……也是和我一样,啊啊……要来了……要来了……」「哈哈哈哈!好啊!说,你是不是个贱货!」洪哥看上去非常兴奋。


    「啊……是,我是贱货,任人操的货!林家的贱货!大哥你的贱货!」「哈哈哈,妈的,快,准备好,接我的子孙!来了来了……好多……」洪哥开始最后的冲刺,他边插边笑,林嘉碧也没再说什么,扭动着娇躯高声呻吟,她一对奶子此时摆动得可谓颠狂,旁边两个男人的笑声也是越来越淫猥……忽然,电光火石之间,我听到洪哥「啊」一声惨叫,整个人抱着林嘉碧瘫倒在地上,明显是失去了知觉。


    那两个小弟大吃一惊,刚想沖上去,林嘉碧说了一句:「别着急,他是射的时候激动晕了,一会就会醒,两位大哥,现在我就是你们的了,随便你们。


    」声线带着三分性感,三分甜糯,再带着三分让人操饱之后的娇嗲,两个男人闻声大喜,把林嘉碧拉了出来,完全不管在地上躺着的洪哥,刚将她按在车侧正若举枪就插,谁不知又是「啊」「啊」两声,我甚至看不见林嘉碧是如何出手的,「高个」、「矮子」已经和洪哥一起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这下变故把我吓得张大口合不上,林嘉碧站了起来,整理一下自己的身上的一些泥土和树叶,脸上还是笑,在洪哥身边蹲下来,用自己的下体对着他的脸,笑道:「来肏我呀,怎么不动了?你刚才不是干我干得很爽吗!来,你刚才射进去的,还给你。


    」此时我才看清,那三个并非失去知觉,他们还是清醒的,但身体完全不能动弹。


    白色液体从林嘉碧阴道汩汩而出,全流在他的脸上,洪哥的眼神变得相当的恐惧和无法相信,双目圆睁,但身体一点反应都做不出来。


    靠!我现在是不是要溜了?!「谁在那里!」林嘉碧站起来,说了一句,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把我吓得魂魄都不齐,然后她又是一声:「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车后边。


    」我只能哆哆嗦嗦地从车后出来,战战兢兢地说:「林,林小姐,是我……我……没有恶意……我……刚才一直跟着他们……」眼前诡异得很,地上躺着三个衣衫不整的男人;眼前,一个全裸的佳人,脸上带着摄人心神的笑容,正静静地看着我;而我,则全身发抖。


    「是你呀,你不用这样害怕,你上了这辆车?」她笑脸如花。


    「是的,我看见他们带了你上车,就偷偷上来了。


    林小姐,我,我不是和他们一夥的。


    」也许我这下表现太怂,林嘉碧也不由得「噗」声笑了出来,然后说:「我当然知道,我看着他们撞翻了你的车,再看着他们把你放上车的。


    」这下我松了一口气,然后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去报警?」「不用了,报警没用,我们走吧。


    」「那,地上这三个了?」「他们?」林嘉碧用脚踢一踢洪哥,说道:「他们过个把小时就会醒,我就让他们给他们老闆传个话,别再派这种废物过来,这个洪哥我还要花点力气对付,那两个?哈哈。


    上来吧,我们回去宾馆,你开车。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头皮都发麻了,我知道这意味着我卷入了林嘉碧,更有可能是林家和那个不知什么老闆之间的过节之中,以后我的日子,恐怕不再安宁了。


    「想什么,你是不是想操我?可以呀,想操就上来。


    」林嘉碧整个人倚在车门旁边,背臀曲线诱人无比,她抚一抚长发,侧着头做出一个相当妩媚的笑脸,还在自己的丰胸上下抚摸,右腿支起,令自己饱满的阴阜更加突出。


    说老实,看到刚才的场面,我现在真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连忙说:「不用了,林小姐,谢谢你的好意,现在场面不是太适合,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对了,我叫陈亚一!」「哈哈,我是神话旅行社的导游,林嘉碧,那好吧,我们走吧。


    」她嫣然一笑,转身上了车。


    她这样说,显然并未知道我清楚她的身份,还以为今天早上在宾馆前台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我很想问她是如何弄倒这三个壮汉的,但还是忍住,坐在驾驶室的位置,林嘉碧在我身边,一身冰肌玉骨无遮无掩,她刚才的衣服都扔在后排上,她也丝毫没有重新穿上的意思,火热的身躯就在我的手边,她确是很美,但我却有了一些想敬而远之的感觉……地祉发布页在这鬼地方我那认得回去的路,只有听林嘉碧的指引了。


    她指完路,忽然想起什么,问道:「等等,你说你刚才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心里狂跳了一下,但还是老实回答:「我叫陈亚一。


    」「哦,哦,我听过你名字,那你认识芸芸姐?」她看着我,脸上还是刚才一样的笑容。


    「是的……大……大小姐……」好了,不用再装下去了。


    「别什么大姐小姐的,唉,这身份真是麻烦。


    这样的话,一会我说什么你就跟着说什么,明白吗?」「好的,大小姐……」她侧着头看着车窗外边,没有再说什么。


    我驶回景区,宾馆门口还停着几辆警车,那七人车也已经被拖走了,当我驾驶客货车回来的时候,我先下了车,然后,林嘉碧从容地也下了车,大堂里正焦急等待消息的一堆人马上涌了出来。


    为首的那个正是平时都难得一见的度假区高层——沈总,他们看见林嘉碧回来,面容明显松了下来。


    「大……咳,林小姐,你回来了,啊呀,担心死我们了,你没事吗?」沈总一脸堆笑,走上去握住林嘉碧的手。


    他平时跟出跟入的秘书把一件浴袍披在林嘉碧身上,以免她继续裸体——虽然对此她乐意得很。


    我心里暗笑,度假区高层肯定知道她身份,不然,如果真是普通一个导游失踪,他那会出来?!只是后边跟着的包括柳姐在内的景区中层和低层继续一头雾水就是了。


    「沈总,我没事,你们这样担心我太意外了,真有点受不起。


    」「不是,大……呀……总之您在我们景区,我们景区就要对你的安全负责到底!」沈总满脸堆笑。


    「我没事,是有一点意外,遇上了坏人,是了,是这位酒店的前台陈亚一救了我!」说着她对着我拼命挥手。


    所有人,包括员警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吊儿郎当站在车门边看戏的我,我整个人呆住了,也没想到林嘉碧来了这么一出,我有些慌了神。


    「我晚上回来在房间的时候,有3个男人劫持了我上了这辆车,幸亏陈亚一看见了,他驾驶自己的车一路追逐,结果3个劫匪慌不择路,两辆车撞在一起翻了车,他就趁机上前去把我救了出来,那3个人见势不妙就跑了。


    」林嘉碧继续说道。


    我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话破绽多得……但沈总大喜过望,自己手下的员工救了大小姐,对於他是非常光荣和有颜面的一件事,忙招呼我过来,握住我的手,说尽多谢,话锋然后一转,又说培养出我这种见义勇为的员工是整个景区的荣幸。


    我唯唯诺诺地应着,看一下身边的其他人,大家都很高兴,感染得我也露出笑脸,开始谦虚地说是社会治安防控优越,宾馆高层平时教导有方。


    乱哄哄了一阵,接下来员警上前带我们去录口供,原来三个人劫持林嘉碧离开的时候,确是让宾馆的人看见了,所以撞车时的警车声也确是宾馆的人报的警。


    我就顺着林嘉碧刚才的话,告知三个人原来是宾馆的住客,员警马上提取了他们的入住资料,却发现原来都是假的,除了一个真伪都不知道的「洪哥」外根本无任何关於三人的更多资料。


    员警摇揺头纪录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林嘉碧,她神情相当的自然——非常明显她知道那三个人的底细,更知道他们的老闆是谁,但她就是不说出来。


    搞完之后,天都亮了,沈总大笔一挥,准我放假休息一天,而因为这个变故,林嘉碧带的旅行团也临时换了一个导游继续行程。


    当我睡眼腥松准备回宿舍休息的时候,沈总趁左右无人凑过来,轻声说:「亚一,你帐户会有20000元信用币,记住,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大小姐说了,到此为止!」我精神一振,这几乎是我三个月的工资了,大小姐出手果然阔绰呀!然后,沈总再继续说道:「还有,刚才大小姐说了,要调你到她身边,当她的私人助理,恭喜了亚一,以后不要忘记多替我说几句好话呀。


    」我整个人又呆住了,张大口半天合不上,全身肌肉都硬了,我,去当,林嘉碧的,私人助理?!


1